英文翻译 日文翻译 
韩文翻译 德文翻译 
法语翻译 俄语翻译 
西班牙语 荷兰语 
意大利语 瑞典语 
葡萄牙语 波兰语 
阿拉伯语 挪威语 
丹麦语  芬兰语  罗马尼亚语
电子翻译、自动化、电气.. 
专业法律合同 
本地化翻译及网站 
工程招投标文件 
图书出版及DTP桌面 
程序软件界面 
专业生物化学化工 
物流海运船务运输 
传媒广告标牌出版 
金融证券投资保险 
录象带DVD,VCD影视 
中译英及英译中 
中译日及日译中 
中译韩及韩译中 
专兼职翻译招聘 
IT 翻译、计算机、信息..
医疗器械、医疗机械、...
建筑翻译、房产、家居..
医学-医疗-医药..
电信通信通讯专业翻译 
Trados软件 Trados质量..
简历翻译、户口本,身份证..电子翻译-自动化翻译-电气翻..
汽车翻译、机动车、交通.. 
领事馆文件盖章 
同传交传陪同口译
配音翻译、字幕、录音棚..
石油翻译、天然气、电力..
专业科技快速翻译
广州翻译公司告诉您“你到底要什么”
 

广州翻译公司告诉您“你到底要什么”

    杰平老是忘不了第一次去女友家的情形。

  那条不长的巷子,对他来说简直如同一条不见天日的长隧道。尽管是初夏的傍晚,在小巷里走上几分钟,已让他汗流浃背。女友开门见状惊叫;“谁让你跑着来啊?”他苦笑道:“不是跑,也不是走,是踩高跷来的。”他指了指身后,女友探头一望全明白了,他是被巷子里的邻居们看出了一头汗。

  杰平没结婚时就发誓,他以后的家,一定要和这样的小巷划清界限。他不怕每天上下班路途遥远,一定要住到一个绝对安静、邻里不相往来的地方。

  结果杰平没来得及寻找理想新居,就来到了美国。不几年,美国生活成全了他的心愿。每天深圳翻译公司饭后,他都在幽静无人的小区散步,边走边有几分陶醉。杰平的“尊重隐私权”,成了他日日高举的旗帜,也成了他对新来乍到的同胞们的谆谆教导:“美国文化强调‘个人’,和我们一贯的大集体主义不一样。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尊重别人的隐私权。人家的事,他不说你千万不要主动关心。”

  这些年,他的确特别尊重别人的隐私,完全不做“包打听”,更不说三道四。谁家出了新闻,不论红的白的,他都不在奔走相告之列。不过他家车库门忘了关、垃圾桶忘了收,甚至炖牛肉忘了关火而烧出了缕缕青烟,也压根儿没有人主动关心一下。杰平对这样的“宁静”,倒是接受得心平气和。他认定这是“个人主义”的原则之一——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每个人尽量不依赖他人。

  有了这份信念,杰平越发对中国同胞的习性看不顺眼。其他州的老同学中转飞机请他接送,小姨的表外侄留学求他关照,以及熟人托他对附近一个几近崩溃的中国家庭做撮合,他听了都愤愤然:“什么时候你们才能学得会?美国人会这么做吗?!”

  但今年开春,突然一件事让他乱了方寸。

  他有个表妹,一家就住在十几里外的邻城。一日杰平接到电话,听说表妹夫年纪轻轻得了癌症,而且已入晚期,不禁深为震惊,晚上入睡后,杰平居然梦见一个怪物,一张巨大的黑翅膀舞啊舞的,吓得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梦醒以后,杰平想到表妹日夜被这样的黑翅膀笼罩着,想到人的生命竟会如此脆弱,凄然得险些落泪。他连续几个星期,又是电话慰问,又是去医院探访,又是设法为表妹夫的病情查询资料、购买药物。

  由于种种原因,表妹一家不愿意向老朋友老同学公布病情细节,所以杰平成了表妹的主要帮手,他几乎搭进了所有的业余时间,和表妹轮流守护在病房。

  一天表妹夫病情恶化。正当医生打算和表妹谈话时,表妹夫的一帮中国熟人蜂拥而至。杰平本能地挡住他们:“医生要和他太太讲话,咱们还是尊重人家,不要参与……”话没说完,他伸出的胳膊被人按了下来。只见一个中年男子大步向前一跨,对他吼道:“都什么时候了,可以这么等着?我们一定要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这帮同学,毕竟都是学医学药的博士。大家已经开过几次讨论会了,为他的病,我们都急死了!”杰平有点儿不高兴,心里嘀咕:“中国人就是不知道尊重别人,换上美国人,肯定客气地远远站着,还会说声‘sorry’……”

  这件事,杰平本想找个机会和表妹一家议论议论,可是没来得及谈,表妹夫的病情就如泰山崩顶,一瞬间领着表妹夫去了黄泉不归路。表妹夫昏迷之前,竟然不会说讲了十几年的英文,一张嘴就是中文,无论美国护士怎么问,他都只用中文作答。在表妹夫病危的那段日子,杰平悲哀地意识到,在异乡陌土,得了绝症,真像坠人深渊,可以依附的东西是那么少,如同沿着光滑滑的陡壁坠落,什么也抓不住。

  后来在医院的过道上,杰平再次遇上那个曾经对他吼叫的中国老乡。一个男子汉,听说老同学不再醒来,当众掩面呜呜哭了起来。杰平此时觉得,还是同胞的那点儿人情暖人心扉。杰平蓦然想到,也许多了几分“距离美”,就必定会少了几分不顾一切的主动关心。远远站着的美国人,大概此时只会客客气气地说“sorry”吧。国人的热情,和平时的近距离,是不可分割的连体包装:想要,就得全要啊。

  追悼会开完,美国同事向他打听。同事们觉得,中年才移民出国的家庭,把祖上的根都留在国内了,平安时不觉得,遇上这种惨剧,可能会很凄凉无助。

  杰平怀着诸多感慨,向美国同事讲述:“亲戚的确就我一个,可是来了近百人参加追悼会,一共有30几个大花圈,每个140美元以上,还有十几个小花圈。有些人是连夜开车从纽约赶来的。”看到美国同事惊愕的目光,他又不无自豪地补充:“两三个星期了,我表妹没有做过饭,每天傍晚,家门口就有一包饭菜,都是附近的中国家庭轮流值班做的……”不料美国人说:“干嘛呢?去快餐店也花不了几个钱。”杰平只觉得一阵愤懑,直想对他吼:“去快餐店,你买得来人情温暖吗?”

 

版权所有:创想世纪翻译网 我们要做最专业的翻译公司
CopyRight © 2007-2008 ChuangXiangShiJ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lanfanyi.com
上海翻译公司电话:021-51601861
          北京翻译公司电话:010-51660195            
广州翻译公司电话:020-61139822          深圳翻译公司电话:0755-61288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