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翻译、自动化、电气.. 
专业法律合同 
本地化翻译及网站 
工程招投标文件 
图书出版及DTP桌面 
程序软件界面 
专业生物化学化工 
物流海运船务运输 
传媒广告标牌出版 
金融证券投资保险 
录象带DVD,VCD影视 
中译英及英译中 
中译日及日译中 
中译韩及韩译中 
专兼职翻译招聘 
IT 翻译、计算机、信息..
医疗器械、医疗机械、...
建筑翻译、房产、家居..
医学-医疗-医药..
电信通信通讯专业翻译 
Trados软件 Trados质量..
简历翻译、户口本,身份证..电子翻译-自动化翻译-电气翻..
汽车翻译、机动车、交通.. 
领事馆文件盖章 
同传交传陪同口译
配音翻译、字幕、录音棚..
石油翻译、天然气、电力..
专业科技快速翻译
提供丹麦语翻译---创想世纪翻译网 
创想世纪丹麦语-丹麦文翻译有限公司
创想世纪丹麦语-丹麦文翻译公司项目组成:

 丹麦语-丹麦文翻译组

随着丹麦语-丹麦文翻译需求的增多,翻译工作中不仅要求语言流畅,客户对专业程度、术语准确性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了保障丹麦语-丹麦文翻译的专业性和准确性,为客户提供及时、准确、规范的丹麦语-丹麦文翻译服务,译通翻译公司建立了由专业人才组成的丹麦语-丹麦文翻译项目组,以更专业的翻译能力服务于中外客户。


 丹麦语-丹麦文翻译质量保障

在丹麦语-丹麦文翻译工作中对相关翻译服务质量的把握,来自于译通翻译公司丹麦语-丹麦文翻译项目组的稳定工作和各个员工目标一致的努力。丹麦语-丹麦文翻译组拥有比较全面的多语言专业术语资源和翻译管理工作经验。丹麦语-丹麦文翻译项目组的成员包括语言专家、机械相关的行业专家,高级译审,一般译员等。即使是国内的一般译员也要求拥有语言或专业方面的学位,并有两年以上专业工作经验。
 
 丹麦语-丹麦文翻译优势

丹麦语-丹麦文翻译组积累了丰富的丹麦语-丹麦文翻译工作经验,小组的每个成员都具有特定领域的独特技能和经验,所以专业翻译项目组在人才、经验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能够完全满足对丹麦语-丹麦文翻译的专业要求和语言要求。丹麦语-丹麦文翻译小组内各个译员长期稳定的合作和充分的交流,保障了大型翻译项目的顺利进行,对客户的质量承诺即是基于对专业的追求。
 
 保 密

所有丹麦语-丹麦文翻译组的译员、译审、编辑排版人员均受到商业保密协议的制约,译通翻译公司以非常谨慎的态度对待保密及安全问题,所有翻译、策划以及相关资料将保证保密。

 出版工具和文件格式

创想世纪翻译网可以接受各种文件类型并可根据需要提供出版前文件。我们支持大多数编辑设计软件如:Microsoft Word, PageMaker, Illustrator, Freehand, PhotoShop等。

丹麦语-丹麦文翻译

大多数丹麦语词汇都是从古挪威语中演变过来,很多新的词汇都是古老词汇变化和组合而成。丹麦语词汇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低地德语。后来,高地德语、法语和英语对丹麦语的影响超越了低地德语。由于英语和丹麦语同属于日尔曼语族,因此这两种语言中相似的词汇很多。例如,以下这些丹麦语词汇对于讲英语的人来说就十分容易辨认:have、over、under、for、kat,因为它们和英语中的对应词汇结构完全相同或相似。然而这些词汇在丹麦语中的读音却和它们在英语中的读音有天壤之别。此外,当by作为后缀的时候,意为“城镇”,这在一些古老的英国地名中仍然保持着,例如Whitby和Selby等等,可以看作是维京时期丹麦人曾占领和统治过英格兰的痕迹。丹麦语的发音对于学习这种语言的人来说是非常难于掌握的。不同于法语或德语,大量丹麦语词汇在形式上并不符合发音规则。

丹麦语翻译的原则

(一) 内容与形式要求统一
“大概丹麦文程度不佳,汉文程度亦较劣者,最易以胡译自称为直译。丹麦文程度较次,而汉文程度较高者,则易以借意行文,自称为意译。尚有对于译文之实质方面无适当之预备者,例如未研究过心理学而硬要译心理学者,亦往往以胡译,借意行文或附会造谣,自称为直译或意译,以掩其对实质上不充分之了解”(张士一语)。这样,我们可以说,翻译只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翻译;一种是错误的翻译。什么叫做正确的翻译呢?就是:尽可能地按照中国语文的习惯,忠实地表达原文所有的意义。“忠实地表达原文中所有的意义”就是把原文的内容正确地翻译出来,“尽可能地按照中国语文的习惯”是指翻译的形式,也就是通顺的中文,但不一定硬要完全根据中文心理,所以说“尽可能地”。内容正确,形式精美的翻译就好翻译。翻译的内容如果不正确,不论形式多么精美,都是错误的翻译。

(二) 宁信而“不顺”
翻译的时候,如果能够极力保存原文的结构,忠实地表达出原文中所有的意义,同时又能尽量采用中文的成语和最自然的字句,使译文成为通顺的读物,这是最理想的了。但是我们必须记住,翻译者主要的任务是把原文中所有的意义忠实地表达出来;其次是尽可能地按照中国语文的习惯,换句话说,正确的翻译是翻译的内容,流利的译文是翻译的形式,内容与形式的完全统一是翻译者努力的方向,万一二者不可兼得,那么与其迁就译文的流利而牺牲了原文的意义,不如极力保存原文的意义而牺牲中文的流利,因为正确而不流利的译文至多不能叫人一看就懂,或读起来不能畅快;流利而不正确,那是愈看得懂愈糟糕,读起来虽然畅快舒服可不是原文的意义,那不是等于叫人相信“添花样的说谎”吗?
鲁迅先生在《关于翻译的通信》的一封回信里(见《二心集》),把宁信而“不顺”的道理说得明明白白。他说:
“我是至今主张‘宁信而不顺’的。自然,这所谓‘不顺’,决不是说‘跪下’要译作‘跪在膝之上’,‘天河’要译作‘牛奶路’的意思,乃是说,不妨不象吃茶淘饭一样几口可以咽完,却必须费牙来嚼一嚼。这里就来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不完全中国化,给读者省些力气呢?这样费解,怎样还可以称为翻译呢?我的答案是:这也是译本。这样的译本,不但在输入新的内容,也在输入新的表现法。中国的文或话,法子实在太不精密了,作文的秘诀,是在避去熟字,删掉虚字,就是好文章。讲话的时候,也时时要辞不达意,这就是话不够用,所以教员讲书,也必须借助于粉笔,这语法的不精密,就在证明思路的不精密,换一句话,就是脑筋有些糊涂。倘若永远用着糊涂话,即使读的时候滔滔而下,但归根结蒂,所得的还是一个糊涂的影子。要医这病,我以为只好陆续吃一点苦,装进异样的句法去,古的,外省外府外国的,后来便可以据为已有。”
异样的句法大多不能使读者觉得畅快舒服,但鲁迅先生又说:“这种情形也当然不是永远的,其中的一部分将从‘不顺’而成为‘顺’,有一部分,则因为到底‘不顺’而被淘汰,被踢开。”同样,欧化的字句,当初都是异样的,不顺的,到了现在已有许多成为中国化,不顺而成为顺了。因此在翻译上有条件的“宁信而不顺”的主张是可以接受的。